img

国外

奥巴马政府最近的声明说,总统可能正在考虑他自己的政策,即选择国会通过的法律规定,原则上类似于前任布什政府,这令人不安

花了一辈子研究美国宪法,我发现其中没有任何条款赋予行政长官这种权力

第一条第1款明确赋予国会颁布立法的唯一权力(“本文授予的所有立法权力应归属于美国国会......”)

该条第7款赋予总统批准或否决国会通过的法律的权力

但是在宪法中没有任何地方总统有权决定执行哪些法律,哪些法律不执行

由于国会不能干涉总统的行政权力,除非法律不反对,所以总统不能有选择地立法

党派宪法学者可以撰写学术备忘录,指出通常在战争期间,总统在没有权力的情况下行事或者绕过或侧面执行法定任务的实例

但可能不是正确的

重复违宪行为并不会使它们更具宪法性

如果奥巴马总统走上这条道路,出于他自己的权宜之计或沮丧或权力匮乏的顾问的敦促,他将为他的继任者提供先例,他可能不会像他那样一丝不苟

已故的亚瑟·施莱辛格(Arthur Schlesinger,Jr

)于1974年在尼克松政府结束时撰写了“帝国总统”(The Imperial Presidency)

他写道:“当国会与总统之间的宪法平衡失败,有利于总统权力而牺牲总统问责制时,总统职位可以说是帝国主义

”游击队一再希望对严格的宪法建设作出例外,以支持他们自己受青睐的总统

但宪法并不是一份权宜之计的文件

只要其条款得到尊重和遵守,无论总统,政党或情况如何,它都能存活下来

如需评论,请访问参议员Hart的博客www.mattersofprinciple.com/

News